投入产业的动机

 创业心路历程     |      2018-07-21 17:23

从小喜欢花花草草,大学选填志愿也完全依自己兴趣与目标,选择植物病理学系,立志当一位「植物医生」。毕业之际却改变初衷,主要有两个原(1)出路问题–三十余年前,农业在台湾经济发展产业中属冷门,除农业机构任职外,几乎没有其他出路(当时社会背景下,农业属低知识、靠劳力又辛苦的工作,大学毕业生自然鲜少或不屑从事)(2)植病科学相对严谨度不足–植物病害难以做到100%预防与治疗程度,仅能要求病害与收成之间达平衡,尽量降低损失。这点却和我在科学探讨所要求严谨的态度相左。基于以上两个理由,在报考研究所时,选择医学院生化所。生化所几乎是当时台湾医学院里录取率最低的研究所(想必出路自然会好)且为最严谨的研究范畴。

 

 

一般生命科学研究所,较不在意学科成绩,而重视研究成果,我也自小喜欢做实验,因此念生化所时对我而言如鱼得水,也经常熬夜做实验而乐在其中;同时也有高效率研究成果,两年期间发表两篇论文(多数同学一篇论文都凑不上)

研究所给自己的学习原则是,尽快以已知的知识(有前人论文参考)熟练实验技术与技巧,所以是“劳力”付出换取“技术”;然而,博士班时对自己的要求是训练创造力,包括实验设计能力、探索问题的学术价值。博士班时,不若研究所熬夜做实验,而是花费大部分时间查文献、反复思索问题、反复设计实验。所以博士班时,似乎无所事事(耗费精力与时间做实验才代表认真念博士班),也一改研究所时日以继夜的实验,却过着朝九晚五 “上班族”的生活。这样,一度被教授和同学质疑,是不是不想念了?

 

 

念博士班之初,会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试,评估学生是否有足够的智慧与知识修习博士学位的「资格考试」。学生仅两次机会,若不及格便会被退学。同学们无一不战战兢兢准备在博二下学期前要完成的资格考。我也如期提出资格考试申请,所不同于同学的,完全没有考试的恐惧与担忧,而是想藉此展示我的研究成果(一般同学这阶段仅费劲心思设计实验,不会有实验成果)。资格考试委员由五位在我研究领域学有专精的教授组成,以学生简报,教授当场提问方式进行考试。

 

 

当时我认为实验数据与结果足够发表一篇论文,本兴高采烈地想与教授讨论发表的期刊。但事情发展却如晴天霹雳,五位试委员一致认为我的实验设计不可行、数据不可信,评价是资质不足不适合修博士学位。当然这次考试我失败了(我是全所唯一没通过资格考的),但当下“年轻气盛”,当场对口试委员说:我会证明我是对的,也要用今日的数据与结果发表;但我知道要如何通过你们的考试,下次我会照你们的意思准备。

数年后,这篇原本被否定的论文在国外的期刊发表了,也为我顺利完成博士学位(发表一篇在国外有知名度与公信力的期刊是拿到博士学位的最重要条件,当然主要是要完成一篇这样的论文是有相当的难度的)

 


 

自资格考试失败后,心中逐渐酝酿这样的想法:为何我的「研究成果」仅为这五位教授决定?最终我付出的「智慧」最多也仅能转换成一篇自己满富成就感,却很快不为任何人关注的论文?

在踏入产业界之际,心里喃喃自语:十年后我希望我试委员是无数的社会大众,而我的「智慧」将转换成数不尽的商业利益。虽然至今已逾二十年,没能及时实现当时目标但仍能自信的再说一次:与我合作或共事,能够为你们赚取可观的财富!